时光与你别来无恙

自从姜颠见到程逢的一眼开始,他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一眼万年。此时在他的心里,已经满满的被她占据。明明是一个超级大学霸,可是如今竟然也会为了喜欢的女孩,去做折纸飞机这样的傻事情。

小说简介

九华小说网带来小说主角是“程逢姜颠”《时光与你别来无恙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“禾中”,小说是古代虐恋类型,情节精彩催泪,全本清爽无广告。自从姜颠见到程逢的一眼开始,他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一眼万年。此时在他的心里,已经满满的被她占据。明明是一个超级大学霸,可是如今竟然也会为了喜欢的女孩,去做折纸飞机这样的傻事情。

精彩章节

姜颠长得白,五官精致,眼睛黑亮幽深,上唇微薄,不爱说话,脸上几乎很少有生动的表情,在校贴吧论坛上是公认的临南第一禁欲男神。

想追他的女生实在太多了,他刚转校过来时,每天都有人偷偷摸摸到西区来和他偶遇,小到初一的妹子,大到高三的姐们,都特别稀罕他的颜值。送花写情书那些都不在话下,有些胆大的还在校门口蹲点,送他回家,或者半路上拦在他面前表白。

姜颠每次都是反应一会,说声谢谢,然后直接走人。

后来黄毛实在看不下去了,整天整天的堵,堵得他都烦,就开始跟姜颠一起出入。每次只要他在场,就没人敢上前。

时间久了,也就没有妹子敢直接追姜颠,只能远远地,压抑地嚎两声:“阿颠好帅啊!”

黄毛给李坤解释“神魂颠倒”这个词的时候,就冲着姜颠看,看了一阵,指着篮球架下的女生说:“就她们看阿颠的眼神,就是这个成语的意思,懂不?”

说到一半,他摸摸下巴:“阿颠的爸妈真是厉害了,给他取这个名字,神魂颠倒,你看多颠倒,不愧是我阿颠。”

李坤打着哈欠:“不就是老大你看裴老师的眼神嘛。”

黄毛眼睛一瞪:“别跟老子提她!”

说话间,裴小芸从操场上走过去,远远地看见他们,踟蹰片刻停下来,朝黄毛招手:“廉若绅,你过来一下。”

她声音柔柔的,黄毛矜持了半分钟,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。

李坤捂着嘴,笑得肩膀打颤:“阿颠,你说我老大是不是傻了?”

陈方推了他一把:“你还笑得出来?我看上回那个赌,你铁定要输了,准备好一千块钱吧。”

姜颠没反应,双手枕在脑后,微微眯眼。

几米外,不知道裴小芸在和黄毛说什么,他低着头,撒娇似的晃了晃身体,像一只大型泰迪。裴小芸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,他又凑上去。说不上几句话,裴小芸要走,他突然一个跨步挡在她面前。

……

姜颠忽然想到程逢,想到刚刚裴小芸那个动作,如果换成她来做,站在操场跑道,仰头望着看台,朝他招手,风吹开她的裙摆,露出纤细笔直的小腿……

他会不会也这么听话地跑过去,好像小狗到主人怀里撒欢?

体育课结束后,他们从艺体中心穿操场回西区,听到里面在放音乐。临南高中是综合性学校,高一和高二生有艺术选修课,其中就有舞蹈和音乐的选项。

姜颠走到一半,问:“这是什么歌?”

音乐声很性感,歌词更带劲,和他上回在程逢的舞蹈教室里听到的旋律很相像。只是当时他的关注点都在她身上,没太记清楚。

黄毛听了会,抓着头发问:“啥、啥东西,我就听出来一个词,m……miss?”

“老大你最近英语突飞猛进啊!”

“那是必须的,裴小芸答应我了,如果我下个月月考我英语有50分,她就……”

“就什么?”

“告诉你有什么用!”黄毛又勾住姜颠的肩膀,“刚刚裴小芸跟我道歉,说她喝醉酒就容易说胡话。嘿嘿,你知道吗?她竟然只记得我去过那家KTV,却完全不记得我说了什么!嗷,还好她不记得了,不然我就糗大了。不过那个老板姐姐人挺好的呀,什么都没告诉她。”

“是么?”姜颠凝神听歌词,声音很低,“她不会说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姜颠不说话,掏出手机搜索歌词,找到这首歌。

《Wish I Didn't Miss You》

I can't eat, I can't sleep anymore

Waiting for love to walk through the door

我废寝忘食,等着爱情敲我的门。

I wish I didn't miss you anymore

Memories don't live like people do

我希望可以不再想你,但记忆却不如愿。

I'm sick for ever believing you

Wish you'd bring back the man I knew

我讨厌自己竟然会相信你,希望你可以带来一个我认识的男人。

……

在夜深人静的夜晚,一个人纵情放肆,是在宣泄什么?

姜颠一整个下午都在走神,临近放学前和黄毛说:“我忘记告诉你,书吧的老板说要请你喝饮料。”

“那个美女姐姐?为什么?”黄毛惊讶地捂着脸,“难道是看上我了?不行啊,我现在只喜欢小芸呢,她们还是好姐妹,这样会不会不太好?哎,也难怪,谁叫我魅力这么大……”

李坤:……怎么可以这么自恋?

陈方:……妖孽自有天收拾。

姜颠抿唇,脸上有很淡的笑意:“也许是,她觉得你很有趣。”

他们到书吧的时候,里面已经有学生了,在排队买新出的秋冬养生茶。这款茶前两天刚出,有助于学习提神,味道香醇,所以很吸引学生。

黎青一个人忙不过来,程逢在吧台里帮忙收钱,但还是有些手忙脚乱。

黄毛率先走进来,环视一圈,见男生尤其多,冲姜颠扬了扬下巴:“呦呵,你瞧瞧,这都是什么人啊,来买饮料还是来看美女啊?一个个都往哪看呢?”

他声音不小,人也健壮,尤其名气大,往那一站个个都瞧见了,忙不迭地往旁边缩,躲着瘟神。

程逢闻声也抬头,见是他们,微微一笑:“你们要什么?尝尝店里的新口味?”

黄毛被她一看,莫名有些紧张,完全没了刚刚的气势:“好、好啊,你、你先忙,我们不着急,有的是时间。”

黎青把他们带到书吧休闲区,一人给了一份甜品,说是程逢请的。黄毛一听脸都红了,好像什么小心思被验证了似的,一向没羞没臊的人竟然开始坐立不安。

李坤笑得肚子都疼了,故意逗黄毛:“老大,你说怎么样才算喜欢上一个人啊?”

黄毛想了想,特别认真地说:“我觉得喜欢一个人,就是忍不住想要欺负她,使劲欺负她,欺负地她哇哇大哭。”

“你这不行,太有个人色彩了,能不能说得宽泛点?”

“宽泛点?这让我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“哦,那你看着老板姐姐,想不想欺负她?”

“……那倒没有。”

黄毛抓抓头,拱了下旁边的姜颠。

姜颠默不作声。

另外一边的陈方盯着外面几个闹在一起的女生看,忽然低声说:“当一个男人开始喜欢一个女人时,会对她怀有想象,抱有期待,会故意创造和她见面的机会,若有似无地出现在她的面前,事事都想引起她的注意。这样算的话,只要有两三点符合,基本就是喜欢上了。”

“我靠没想到啊,你小子竟然还说得出这种话?”

“我在书上瞎看的。”

陈方抓抓头,害羞地收回目光。

“书上还有这些啊?”

“你看的什么书啊?”

“……神经病啊你们,问就问,压我身上干嘛?”

几个人闹了一阵,黄毛也寻思过来了,猛一拍大腿,揪着李坤说:“老子知道了,原来你小子是在诓我?怎么着?这么想知道我和小芸之间的事啊?”

“没,哪能儿,我这不是怕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嘛。”

“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?我对老板姐姐那纯粹就欣赏、欣赏你懂不?只可远观,不可、不可啥来着。”

“不行了,老大我觉着你最近的成语用得太厉害了,在看什么电视剧啊?”

“说了你也不知道,一部宫斗剧……艾玛我跟你们说,可好看了,里面的女人每天都要大战三百回合,我就在想她们怎么都不累的?”

“老大你看了那个,不觉得女人心机都很深很可怕吗?”

“你懂什么?心机都是用在敌人身上的!不然就死翘翘了。”

……

姜颠没听他们胡天侃地,继续观察书吧的环境,从进门的位置,直通到底,到楼梯口,装了三个监控。吧台靠右,左边是一面书橱和几张桌椅,店正面是落地窗,外面也有监控。

他低头,吃一口抹茶蛋糕,被甜得微微皱眉,放下叉子后看向吧台。

程逢系着茶色围裙,头发蓬松地盘在脑后,有一缕碎发垂下来,被风吹动,时不时贴着她的脸颊,擦过耳畔。落地窗外,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大理石台面上,衬得她肌肤胜雪。

忽然,她抬起头,朝他看过来。

姜颠没有回避,倒是她很快低头,将新装好的饮料递给面前的两个女孩。

女孩连声说谢,没有离开,在吧台这边互相拉扯,其中一个小声说:“还有时间,我们要不要也买两块蛋糕,在这里吃完再回去?”

“你疯啦,还有好多作业要写呢。”

“可、可是姜颠在啊,他真的好好看,就一会会嘛。”

……

后来,程逢包了两块蛋糕给她们,女孩腼腆地说:“今天作业不多,我们可以在这看会书,姐姐你这里好多书。”

程逢扬眉:“你们喜欢就好,随便坐,坐多久都行。”

女孩们雀跃地走了。

她忙了整整一个小时,排队的人才变少,到六点半之后,在书吧里看小说的女孩们也陆续离开了。

黎青揉着后脖子和她抱怨:“程姐你没回来前,一整天都不会有这么多人。你一回来,生意就好火爆。不过有那个黄毛在,我看见好多男生都不敢进来了,他是临南高中的一哥吗?”

“你还知道一哥?”

“嗯,我上高中那会也有的……好像都是一些特别调皮不爱学习的。”黎青脱下围裙,帮程逢解开系绳,“不过今天店里也有很多女生哎,她们都是来偷看那个男生的吗?”

她指着一个方向,程逢不看都知道是谁。

“看不出来啊,他坐了半天一直都挺安静的,也不爱闹腾,怎么会和校霸在一块玩呢?”黎青嘟哝了声,“哎,好希望下次黄毛不来,只有程姐你和那个男生在,那咱们书吧的生意肯定会更好的。”

“你不怕累啊?”

黎青吐吐舌头:“怕什么?程姐又不会亏待我。”

“就你嘴甜。”

程逢整理好头发,举着托盘过去,将饮料一杯杯放在桌上。

他们几个都在打游戏,吵吵嚷嚷的,一时也没注意程逢。忽然地,黄毛感觉到什么,身体一僵,立即把翘在桌子上的腿放下来,手机往裤兜里塞,起身从她后面绕到对面的沙发上,和李坤几个人挤在一起。

李坤跳脚:“哎哟老大你轻点,差点把我腿坐断了。”

“瞎说什么,我有这么壮嘛!”黄毛屁股一挪,直接霸占一半沙发,最边上的人赶紧跑了。

程逢愣了愣,还是在姜颠旁边坐下来。

“不好意思,马上就要上课了,让你们等这么久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李坤说完,拱了拱旁边的黄毛,“老大,你再往旁边挪一挪,压着我腿肉了。”

“有、有么?”

黄毛被程逢看了眼,脖子红了,拿起饮料就喝,咕噜几下就见底了。

程逢隐约觉得这个大兄弟今天有些奇怪。

她轻笑着问:“怎么样?味道还好吗?”

黄毛喝得太快,压根没尝出味来,吧唧了下嘴,摸摸后脑勺傻笑。其他几个人虽然尝出味来了,却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成分。

也只有姜颠知道。

他细细看她,语调微沉:“杭白菊和枇杷?”

这是他最近在喝的中药,杭白菊和枇杷恰好是其中成分很重的两味药。

程逢不说话,依旧是笑。

她笑起来很美,淡淡的,疏离的,没什么明显的情绪可言,有些距离感。

门口风铃声响起,有人进来。

程逢刚要起身,就见一只金毛朝她飞奔过来。她俯下身,金毛跳到她怀里,扒着她的胸口蹭了蹭,一只爪子直接伸进她的衣领里。

一群人目瞪口呆。

直到看清跟在金毛后面走进来的男人,才都反应过来。

黄毛直接冲上前去:“陆憋憋,怎么是你?好啊,我们正要找你算账呢,你就送上门了!那行,趁着今天大伙都在,你给我说说上回那事怎么算?”

陆别一看他们这坐了五六个人,他就一个人和一只狗,立即怂了:“什、什么事,我怎么不记得了。”

“不记得?那我提醒提醒你,上个星期四晚上,你带十个人把阿颠堵在巷子里。那样都没打赢,你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?”

“瞎说,没、没那回事。”

“我看你是脑子坏了吧,老子帮你整整!”

黄毛怒了,冲上前就给他一脚。

陆别一闪,扶着桌子晃过去了,直接朝程逢身后钻:“姐、姐你得帮帮我。”

黄毛愣住,看着程逢:“他是你弟弟?”

“不是亲生的,就一个远亲家的孩子,比我才小半岁,平时也不喊我姐。”程逢起身,朝他们微笑道,“这事我不管,你们要算账就算账,但是别在我店里,成不?”

“程逢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?竟然帮他们!”

“我没良心?”

“你、你你……”

“你现在都到这地步了?欺负高中生,到底还有没有脸?”

程逢始终浅浅笑着,牵起大金毛朝楼梯口走去。转过死角的位置时,她忽然回头,看向姜颠:“你说得对,新品里面确实是杭白菊和枇杷,这是我的意外之喜,味道很不错。”

要和陆别算账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,因为姜颠说,算了。

晚上下了晚自习,姜颠一个人来到书吧。已经打烊的店,门口落了锁,他却轻轻一推,就进去了。

二楼有光,姜颠低着头上楼。

走过转角时,头顶的光被一团阴影挡掉,他抬头,看见程逢站在上面,赤脚,穿紫粉色的睡衣,领口有些松,头发微湿,散在肩上。

楼道里有音乐声,这回他清楚了,就是之前在学校听到的歌。

暗示条件太多。

他们静静对视,谁也没有动。

直到大金毛跑到程逢脚边,拱了拱她,见她没反应,干脆躺在她白皙骨感的脚背上蹭了蹭。程逢被弄痒了,朝前抬脚,把金毛踢下去。

睡衣裙摆很大,姜颠在这个角度,看到她性感的黑色底裤。

程逢察觉到他的目光,轻轻笑了:“阿颠?我们来算算另外一笔账?”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