诚郡王府

诚郡王府

生何往 著

我上前揪住他的衣袖:“父亲走之前同我说,这张手帕的主人,便是杀害我哥的凶手!”前些日子,我在林瑾毓那儿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手帕,她也亲口承认了,这手帕只有她有!”

最新章节

第1章 第1章 想留下他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15:36:35
第2章 第2章 什么都没有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15:36:35
第3章 第3章 正妻之礼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15:36:35

小说简介

《诚郡王府》由小编给各位带来,是近期非常火爆的精品小说。主要角色有林瑾毓夜允琛,情节内容跌宕起伏,作者文笔流畅,喜欢的读者们,赶快来看一看吧!我上前揪住他的衣袖:“父亲走之前同我说,这张手帕的主人,便是杀害我哥的凶手!”前些日子,我在林瑾毓那儿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手帕,她也亲口承认了,这手帕只有她有!”

诚郡王府精彩章节

从那日起,沈洵风再也没有来过。

而我,也一直没好。

我看着手中的一块丝帕,鼻间满是酸意。

哥哥,你若是知道我落得如今这地步,可会后悔当初帮我嫁给他?

哥哥死后,父亲也上了战场,这手帕,便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。

而同它一起的,还有一句话。

“阿拂,留好它,你哥哥的死没那么简单,这丝帕的主人便是杀他的凶手……”

而那之后不久,便传来了父亲也战死沙场的消息。

侯爷,世子双双战死,诚郡王府也逐渐没落。

因着父亲的一句话,我查了许久,可什么都查不到。

哥哥,我是不是很没用啊……

我看着手中的丝帕,怔然出神。

“郡主在里面?”

突然,门外传来一道陌生的娇俏女声,不等我回头,便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。

她没有穿侍女服,一身御赐的宫缎。

我莫名心慌,看着陌生的女人,嗓子微微发哑:“你是何人?”

“林瑾毓。”

我震在原地。

她……为什么会在这儿?

看着她眼中的得意,我方恍然,沈洵风那般喜欢她,自然会将她带回府中。

“郡主不必如此看着我,说来我还得谢谢您,若不是您,我也来不了京城,遇不见慎之。”

她眉眼带笑,提起沈洵风时,整个人都娇羞了几分。

我不明白她的话,什么叫谢谢我?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想到沈洵风便是因为她,杀了我的孩子,我便不想看见这个女人。

“明日,慎之便要娶我进门,以正妻之礼。”

说着,她又轻蹙着眉,有些烦忧的道:“不过姐姐毕竟是郡主,我一介平民怎么能和你平起平坐呢。”

“我也劝过他,可他却说我才是他唯一的妻……”

我眼前一黑,其实什么都未听清,正妻之礼四个字在耳边反复响起。

沈洵风竟然要给她正妻之礼?!

那我算什么?堂堂一国郡主,却要受此大辱!

我紧紧的盯着林瑾毓,她脸上的得意与眼中的可怜刺痛着我。

我咬着牙,不肯在这个女人面前示弱:“我不准,你就进不了沈家的门!”

林瑾毓从腰间扯出抹丝帕,掩唇嗤笑一声,嘲讽着我。

“你不准,我不也是站在沈家,站在你面前了?”

可我什么都瞧不见,只是看着她手中的丝帕怔怔出神。

那条丝帕她怎么会有?

我扑上前,攥住她的手腕,压着心底的震惊强装镇定:“这手帕……是你的?”

她一把推开我,我狠狠地磕在了桌角,疼的我无法起身,只能蜷缩着趴在地上。

她微微俯身,拿着丝帕,在我面前晃了晃,眼中是我看不明白的深意:“当然,这可是我一针一针绣出来的,郡主若是喜欢,等我进了府,送你几条便是。”

看着她扬长而去的身影,恨意霎时席卷了我所有的思绪。

我发泄般的将所有的东西尽数砸了出去,可心中的恨意却没有丝毫的舒缓。

我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捶打着床板,任凭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……

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杀了我哥。

明明他们无仇无怨,甚至从未见过。

是因为我吗?因为我苏拂夺走了她心爱的男人?

我此刻痛不欲生,恨不得立时去杀了她为我哥报仇。

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喜欢

同类推荐

耳鬓厮磨魏筱则
耳鬓厮磨魏筱则 梧桐雨

魏筱则,侯门嫡女,进可征战沙场,大杀四方;退可不学无术,当个文盲。本想做个闲散贵女,打打架,遛遛鸟。

林若霜夜凌霄
林若霜夜凌霄 宣洛洛

夜凌霄:“带你去看灯。”林若霜:“燃烧灵魂那种?”夜凌霄:“带你去看花。”林若霜:“长在死人骨头上那种?”夜凌霄:“刀山火海最近开放了对外参观,要不然带你去看看,人界看不到的。”林若霜:“……呜呜呜呜,求放过!”

丰蓝西门泓
丰蓝西门泓 佚名

我看着她的模样冷笑道,“你到底回来干什么的?蒙骗王爷?你真当他是个蠢的,是个傻的吗?”我看到她脸色僵硬了一下,不过随即又笑了起来,“那不过是我的过去,泓这样爱我,不会介意的!”

邪魅王爷盛宠妃
邪魅王爷盛宠妃 宣洛洛

又美又飒的绝世女大佬一穿越,就被放在棺材里要殉葬?好,那她就把人救活!不断有人想害她枉死?好,那她就虐到这些人跪下唱征服!可她没想到,她的死人夫君却比她还大佬!

繁花尽头伴君独幽
繁花尽头伴君独幽 佚名

西门泓,云国的王爷,云帝的亲弟弟,位高权重,可是却在大婚之际去追另外一个女子,出了意外,双眼失明。而我,正是他大婚时的那个妻子,他明媒正娶的王妃,却不是他追的那个女子。

林浅秋墨子古言
林浅秋墨子古言 佚名

六年来,他们相敬如宾,从未吵过闹过,亦如君子之交。”“你还记得成亲那日你我之约吗?”“日后,你我谁先遇到心仪之人,便和离。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